23. 水镜(七)

《我推的反派他好爱演》全本免费阅读

幽冥兽在妖兽中以擅长隐匿踪迹和制造梦境出名,如此特性不仅是它与生俱来的保护屏障,也让这群妖兽养成了个奇怪的毛病。

它在制造梦境时,尤其吹毛求疵。

本身的隐匿特性,能让它在暗处看到许多细节,于是在构造梦境时,便喜欢竟最大可能还原它看到的每一个细节,以增加梦境的可信度,让人无法引起怀疑,从而沉醉其中。

按照道理来说,墨知平的衣服,幽冥兽身处暗处,一直在观察着他们的队伍,作为金丹期的妖兽,它不单会用眼睛看,更多的是在某个范围覆盖下灵力,尽可能全方位的观察每一个细节,它所处的视角,一定能看到墨知平衣服尚未破损的模样,并在幻境中帮他修复。

追求完美呈现的幽冥兽,没有让他穿着一身破烂,从而发现自己身处之地并非现实的道理。

“运气真够背的...”

也就是方才的梦境并非幽冥兽所构建,或者说,并不是它亲自构建的。

“没错的呀。”

短短四个字,偏偏被来人念的是有起有伏,没有一个字在同一个调儿上,字跟字之前仿佛较着劲,愣是让人只听一遍都无法分辨他究竟在说些什么。

“是谁!”

怒喝的是水神,竟然有人在她的地盘开辟了一道空间!www.qxnsu.com 梦幻小说网

空间秘术虽然短短一人,几乎是个人都能使用,但实际上的修仙界,确实相当少见的。

想要折叠空间与空间,除开对法力的要求极为严苛,另外需要施法人极了解跨越的两地环境,了解的越清晰,构成空间法术的概率也越高,假如对想去的地方描述有些许模糊,很有可能无法传送。

空间中的通道可是进去就无法回头的,没有十拿十的把握就施展空间秘术,假如对另一端的环境描述有一点不对,很有可能就会迷失在虚空之中,届时便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没人能救得了。

这里可是月光谭,她所管的小妖定是万万不敢如此挑衅般的在她面前开启空间通路,那必然是外人所为。

会是谁?

不,除了知晓想要去往的地方的环境,还有一个办法...

“哎呀,我们也见过的呢,水神,哦不,水神大人?话说,应该是你叫我水神才对吧。”

那道深黑虚空中,踏出一步的靴子洁白,不沾半点尘灰,衣摆分明是极易受潮沾灰的鲛纱,却意外的飘逸,尽显优雅与华贵,手持一副墨扇半遮了面容,似乎掩盖着什么气味,当他整个人走出裂痕,放在脸边的扇子时,连墨知平也愣怔了一瞬。

来人竟是刘黄花。

全场唯一对他的到来不吃惊的柳弃予只觉得这一天实在是太过充实了,一整个玄幽森林的副本竟然要被她给一天打完了。

他,就是此行车队的内鬼。

有内鬼是一定的,柳弃予很清楚,在那天晚上也说的很清楚,而关于将受到的诅咒转移给他人,为避免打草惊蛇,唯一没有说出口的:“在程宅,你就给程潇那件东西了吧?”

“是,所谓的,程家父子留给她的家书?”

连着两句看似疑问,却句句点明了刘黄花忍了许久,迟迟没有说出的秘密。

他原本有些傲然,故意端出一副趾高气昂的脸孔,在短短两句中便被粉碎了个干净。有被揭穿的恼羞成怒,也有最大的乐趣被柳弃予轻巧夺走的不满,看起来十分扭曲。

“你说什么!”

卧底,内鬼,都是背负着某个目的而忍辱负重,平日里享受着只有自己一人掌握全部视角,仿佛俯瞰全局的高傲感,却苦于要演戏不能挑明,最大的乐趣,便是自己揭发“我是卧底”的那一瞬间。

此刻却被柳弃予三言两语挑明,他怎么能不生气。

不过显然,能够在演技上骗过墨知平的人,装某个情绪,早已是深入骨髓般的能力,他面部只扭曲了一瞬间,不过片刻就恢复了那副高傲的模样,故意轻晃着手里的扇子,一副世家公子做派。

“柳仙君,你能猜到这些,确实有些水平。那,可有猜到你的结局是为何?”

他显然对自己的布局极为自信,此刻故意发问,也并非是为了得到什么答案,而是如收网一刻,对已经进入网中,无力逃脱的猎物最后的逗弄,“想必没有想过吧,你连我为何出现在此都不知道,你看,我们的水神大人,气的连灵气都使不出来了。”

刘黄花布局,显然不是为了栽柳弃予,从他一开始的话就能听出,他身为凡人,竟然瞄准了水神之位。虽然没有人知道他究竟能用何手段夺取那位置,最起码得先把现任踹下去,才有他的插足之地。

“你!”

水神有被他语气间的讥讽激怒,却没有之前柳弃予提起灵力枯竭时那么激动,显然,柳弃予和墨知平二人对月光谭的逐渐恢复,也让她的理智逐渐回笼。

她确实,无法汇聚起,哪怕一丝灵气。

正恐慌之际,柳弃予略显疲惫的声音响起,与方才揭露他内鬼身份的语调一般无二:“这有什么难猜的。”

她又缩了缩手,心知眼前这人定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主儿,只有将证据摆在他面前,才能说服这种死脑筋,只是手上用了几分力,依旧没能从墨知平手中抽出手来。

柳弃予轻瞪了一眼还握着不放的某人。

这一眼就没有那么凶狠,蕴着一些水光与恼怨,却没有真正的愤怒。墨知平反倒十分受用,回了她个弧度完美的笑容,显然没将这连一点气劲都没有的眼刀放在心上,甚至有些享受她的这份小情绪。

“喂。”

这人前脚还在为自己梳理经脉,现在就对他态度不好也不太对,只是眼下她得从戒指里取东西,可不是陪他演这套谁先松手的小游戏的时机。

被不轻不重的催促一声,墨知平不再低头跟绣花似地盯着她的手,他略有些幽怨的抬头,手头灵气却依旧慢条斯理的梳理着柳弃予体内每一处经脉。

先沉不住气的

推荐阅读:

女主她有毒[快穿] 咒术路人也能饲养最强猫猫吗 暗黑哥特式 我刚登基称帝,她就说我是昏君 拐个神女做娘子三 新鸦片战争 长生万古:从狱卒开始长生不死砖头闲聊 快穿:渣了大佬后他又疯又宠沈鸢傅寒池 洪荒:开局逆天福赐 裁缝之神 八零军婚:新婚夜改嫁残疾大佬 端木羽梦如南筏" 总裁的迫嫁新娘 世家 陆长生 拥抱太阳女神 月落繁星 再见你,温暖你 从扶弟魔开始当首富 我真不是傀儡 草芥王妃 海贼之空间剑豪 仙师独秀 缥静天刃 秋小娘子升职记 剑出凌霄 仙途 官宣CP,乔少你越界了 震怒 传奇高手在学院 箫声落落在斗罗 大周第一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