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初雪

《荔枝玫瑰》全本免费阅读

「雪下的时候想念汹涌,雪停的时候却未扑空。他朝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独白

南方的冬天是魔法攻击,哪怕穿再多的衣服,寒意都会渗透进骨缝里作祟,于喻瑾而言很是难捱。

她体质虚,运动量缺失,气血虚亏,一到冬天,手冷脚冰都是常态。

京市的供暖自十一月份开始,自小在南方长大的喻瑾也是生平第一次接触暖气。

现下里,喻瑾穿着短裤短袖,趿拉着拖鞋,在屋子里晃悠。

天气预报说今天要下雪,喻瑾苦哈哈趁着白天出了趟门把冰箱填满后,惯性紧绷的神经才松缓下来。

她睡起午觉,还是没看见下雪,难免有些失落。

买回来的菜还有不少剩余没能填进冰箱里,结果就是今晚她做了顿饭。

只是简单的两菜一汤,吃的却格外撑。

喻瑾晃荡到客厅,十楼往下,路上行走的人缩小成视线中的一个个小黑点,行人如织,步履匆匆,似湍急的河流般促促而过……

不由得,喻瑾想起之前冒然到访的南苑湾,从南苑湾往下看,能大抵看见大半个京市。

如果下雪,南苑湾的景色肯定是第一好的。

神思四散,兜兜转转想到梁砚舟。

眼神睃到一旁置着的手机,只片刻,喻瑾便抽回了神。www.qxnsu.com 梦幻小说网

她无奈叹了口气,没有一个合适的话题可以和他聊;硬聊还徒增尴尬,不如算了。

其实在每次聊天的过程中,如果两人都能聊得开心对两人的关系才是促进的正向作用,无用的早晚安报备对双方而言都是种负担。

无异于推着一段关系去向死亡。

淮港临海,一年四季的气温除了晴天雨天之外,没了第三种天气。

雪对于喻瑾而言是另一种怅惘。

她从小对雪有着近乎虔诚的痴迷,每每读到那些关于雪的诗句,总在心中多念上几遍。

仅仅想象,便予足了素未谋面的景色一抹名为期待的神秘面纱。

今年京市干燥,哪怕到了平时冬季的温度,也不见下雪,想与这素昧平生的朋友见上一面,简直难如登天。

喻瑾刷了会儿短视频,眼眶酸胀,随即扔了手机,迷迷糊糊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莫名有些失落。

一场雪算不得什么,她与京市有着四年缘分,早晚也能见到。

但到底是不同。

有了因,所有的后续就成了不推自倒的多米诺骨牌,一系列始料未及的连锁反应,像极了与他错肩的那两年。

她自诩不信神佛,剧综动漫看得不比同龄人多,雪的浪漫,又或从不止局限于爱情。

喻瑾是被手机提示音震醒的,刚才她就着一个不太舒服的姿势稀里糊涂就睡着了,现在醒来,肩颈酸胀,左手被压得发麻。

朋友圈里被京市下的雪刷了屏。

喻瑾几步奔向窗边,细小的雪粒子自空飘落,轻盈洁白,如碎玉,似霜花,无声覆盖着整片大地,仔细聆听,仿若还能听清雪花落下的簇簇声响。

她一把拽了围巾和羽绒服,一路小跑到小区的花园里。

雪花落在羽绒服上,没一会儿便化成了水。

本地人见怪不怪,四周行人不断撑起一片片伞面,只她一人,站在花园中央,似是独她一人专享的秘境。

喻瑾仰起脸,微小的雪粒子落在皮肤上,很快融化,那处皮肤漫上点红,热热的。

想到自己这幅模样有多傻,喻瑾忙不迭低下头,将脑袋顶的几点雪花摇了下去。

许是这场初雪给足她勇气,又或是冬雪生而浪漫,本就算不得找来的话头。

她从口袋里捞出手机,挑个角度,“咔嚓”摁下快门键。

路灯下,冷白的光晕里,小小的雪粒子在半空起舞,犹如横跨在高楼厦宇间的层缦薄纱,朦胧又梦幻。

喻瑾两手冷得泛红,在聊天框里打字的手指都有些不灵活:【下雪了。】

图片刚发出,手机嗡嗡震动起来,来电的提示音在静谧的黑夜中很是显耳。

她顾不得去管聊天框里化成一堆拼音的字符,手忙脚乱地接起电话。

“下雪了。”

似是读心术,与她的想说如出一辙。

声线热热,开口之音如月如丝,清雅温润:“回头。”他道。

她怔怔回过头,看着远处花园石阶上的来人,他身影纤长,穿着厚重的羽绒服也不臃肿;黑色的宽阔伞面下,驼色的羊绒围巾虚虚掩住下巴。

此番光景,饶是连呼吸都犯错。

视线中的人缓步走来,宽阔的伞面笼住她,梁砚舟身上的温度不自觉渡到她身上。

耳畔的电话尚未挂断,嗓音透过听筒,视觉加持,感受被双重放大。

雪下的时候想念汹涌如潮水,雪声簌簌,她在这场初雪中央见到日思夜想的人。

眼见她鼻头冻得发红,梁砚舟不由好笑:“怎么只穿这点?”

躲在他伞下,喻瑾怕冷,本能趋势着又往他身边凑了凑。

她把手机塞进羽绒服口袋里,心虚地揉了揉鼻尖,莫名脸热。

她不好意思告诉梁砚舟,自己从没见过雪,这是第一次。

梁砚舟不露声色往喻瑾身边靠近了些,衣料摩挲,似是未察觉她的窘迫。

“我第一年来京大读书的时候,那天下雪,我们整个宿舍都沸腾了。”

喻瑾闻言,抬眼望他。

男生薄唇一张一合,鼻梁高挺,下颌线清晰……

身上传来暖绒热意。

“几个人在雪里闹了半天,最后被宿管大爷齐刷刷撵回宿舍。”

“结果——”

他轻声笑起来,喻瑾忘了刚才的尴尬,顺着他的话音往下问:“后来怎么了?”

有关他的一点一滴,她从来舍不得放过了解的大好时机。

“后来,我们几个病了半个月,被老师当成了医学院教学的反面典型案例。”

“症状、病程、吃了什么药,吃药后的药物反应全部被一点一滴记录下来。”想起之前做的蠢事,梁砚舟唇角勾起个弧度,无奈摇头:“我还是第一次被人当成实验观察对象。”

从未想到过一向稳重的他还有这一面,喻瑾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雪落无声,视线里他的五官倏然放大,喻瑾愣了下,嘴角眼尾明晃晃的笑意没来得及藏。

梁砚舟微微侧过点身,贴心帮女孩堵住风口。

他微微眯起眼,目光中多了一丝探究与打量,看她半晌,眼尾终于溢出笑意:“终于开心了?”

“没有不开心。”喻瑾点点头,抿了下唇,轻声反驳他。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雪。”

女孩声音轻轻的,像是绒花,轻飘飘落进他心尖瓣上,不轻不重地勾了下。

梁砚舟顿了下,没吭声。

她一路小跑下来迎接初雪,此时唇瓣有些发干。

她很开心自己能与这场初雪相逢,更开心的是能在这场初雪中见到梁砚舟。

聊天框里打了半截的句子,精心挑选的拍摄角度,在他面前,都算不得什么了。

“喝东西吗?”

喻瑾藏在外套里的手指随着话音出口,不由得扣紧了手机,攥的指节泛白。

女孩藏在帽子里的一双眼睛亮盈盈的,鬼使神差的,梁砚舟点头应下。

一路上都是归家的人,雪落在地上,来人往往,不一会儿又都融成了水,积不起来。

出了小区,暖黄的灯光柔柔遍洒,枝头几点雪白,雪花还在下落着,无声又静谧。

她走在靠里的位置,与他逆着人潮,像是又一场逃亡。

小区距离京大也就几百米路,喻瑾便带他到自己平时和夏银喝奶茶的地方。

“一杯黑糖珍珠五分糖”,她回眸看梁砚舟,他靠在柜台上单手握着手机,神色慵懒,修剪整齐的甲缘“哒哒”敲在屏幕上。

梁砚舟恰到好处的跟上话音,眼帘撩起一点,声音端的清高散漫:“跟她一样。”

话音被人轻轻托举起来,像是飞到了云端里。

五分糖的奶茶,十足的甜在心口。

<

推荐阅读:

红楼进士 历史直播:从秦始皇开始 男人三十:上位者 九叔:国运,开局选择九叔! 我的修炼实际与众不同吕少卿萧闯萧漪 最强副职业 未婚夫死后我嫁给了他的分身 六道鬼经 从蛮荒之地开始征伐三国 徐坤李云龙楚云飞冒牌男神 霸气老公惹不得:家养小萌妻 [综武侠]她是白月光 我怎么会喜欢她 浪迹仙武诸天 我在古代开学校 王炳魏无恙 人在春秋,我开启修炼盛世 魔教当家主母 太后要逆天:将军请上榻 重生之我成了霸道总裁 一吻定情,冷艳女总裁爱上我 异源时代 老子是全村的希望 女总裁身后的煮夫大大 名剑花香 超级三国兑换系统 我自圣人向天笑 苍龙劫 神龙爪 请融化狙神 佣兵猎人 王爷有病:丹师小姐要炼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