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第 25 章

《中华美食在八零杀疯了》全本免费阅读

清晨七点。

阳光破开浓厚的云层,洒在街道办公示栏上,为其镀上一层光晕。

公示栏贴着无数白纸,大多都是街道下发的通知,有些已经泛黄破烂了。

其中一张红纸却崭新无比,上面的黑色字体在阳光折射下熠熠生辉。

“大家都快来看看,这是什么?!”

有人站在公示栏前,目光紧紧盯着那张鲜红的大纸,越看越惊心,忍不住放声大叫,呼唤众人都来瞧一瞧。

清晨的紫荆胡同已经苏醒,众人听见这么一道声音,当即就前扑后拥,一股脑地涌到公示栏前边,

声音也传到了旁边的秋叶胡同。

陈伟天生就爱看热闹,一听到动静,他连衣服都忘了穿,只穿着一个鲜红色的大裤衩子,就跑到外头看热闹去了。

“啊啊啊啊!流氓!”

“啪!”

“对不起!对不起!”

陈伟匆忙道歉,顶着鲜红的巴掌印,连滚带爬跑回家穿好了衣服,终于抢到了一个好位置。

此时的公示栏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乌泱乌泱的,大家一边看那张红纸,一边将内容念了出来。

“楚记小食承包简章。

为更好地服务学生,提高广大群众响应国家经济政策的力度,楚记小吃现面向社会招聘承包商。

招聘要求:以家庭为单位,一家至少需要两人,只招十六家。

承包商权利:可拥有稳定客源,免费提供加工场地,进行技术指导与培训,提升承包商竞争优势。

承包商义务:积极服从楚记管理,积极参与吃食培训,精进自身厨艺,保障学生食品质量安全,应签署保密协议,不得外传楚记独家秘方,所得利润应与楚记五五分成。

三天后,楚记小食将于五大胡同交汇处的戏台进行公开宣传,请有意愿的家庭按时参加。

具体事宜应以最终的合同为准,一切解释说明权归楚晚宁所有。”

这刚一念完,众人就大呼小叫起来。

齐琳每个字都认识,但它们合在一起就不知道了,看得眼冒金星,疑惑道:“我怎么有点看不懂,承包什么,什么是最终解释说明权?”

王大妈听楚晚宁讲过,有些基本的认识,便解释道:“意思就是,晚宁那丫头要把间点生意给外包出去了,喊我们去承包,这就是做生意!”

这可在胡同众人里炸开了锅。

“做生意?!捧着铁饭碗,谁愿意去当个体户,这风险也太大了,我家可不敢!”

“说的是,这可是投机倒把的行为,万一哪一天国家政策变了,清查投机倒把,那我们不就惨了。”

“不行不行,坚决不行。”

“而且,她还要求以家庭为单位,哪有人家愿意丢掉铁饭碗,一家子都去干不稳定的生意。”

“没错没错!”

有人唱衰反对,当然也有人支持了。

黄小云首先力挺:“你们这些人,真没有献身意识,国家都号召大家开放经济,你们不想着呼应国家的号召,反而说丧气话,真是一群国家的蛀虫!”

黄大妈也支持女儿,掐腰骂道:“就是,国家都放话支持做生意了,肯定不能反悔了,你们也不看看,满大街都是做生意的人,算总账能算的过来吗?”

“依我看,还是挣钱要紧,你们不知道吧,这小吃生意可太挣钱了!”

“切,谁信呢!又累又要担风险,就是个苦差事,没人会干的!”

王大妈房后面住着的是葛大妈,细长脸,眉心一颗大痣,和儿子媳妇一起住在一起,她盯着五五分的黑字,越看越不顺眼,说:

“你们看上面写着利润五五分,这是不是太过分了,我们出了一大把力气,最后还要分出去一半钱,这可不行!”

众人仔细又看了看,五五分,这好像是有点不行!

大家指望着挣钱,怎么可以五五分?

“晚宁呢,这不是她贴的红纸吗,我们问问晚宁去。”

“对对对,我们去问一下不就懂了。”

葛大妈上蹿下跳,起哄撺掇众人:“最好让晚宁把条件改一下,怎么能五五分,这坚决不行!”

最好一分钱都不分给她!

众人前呼后拥,一大群人就往紫荆胡同里去了,要找楚晚宁问个清楚。

…………

楚晚宁正在准备早餐,粢饭团。

紫米和糯米混杂在一起,两色交缠极为迷人,散发着淡淡的米香,光是看这圆滚滚的样子,就可以感受到,入嘴是多么的软糯香甜。

一旁放着各种小料,金黄酥脆长油条,沙沙流油的咸鸭蛋黄,蓬松鲜香的肉松,还有香辣的小咸菜。

将各种馅料放到米上,微微用力将其裹紧,一个圆圆的饭团就充满了各种馅料,满胀胀圆滚滚的。

楚晚宁一口咬下去,便舒服得喟叹出声,真的太香了。

外层的米粒饱满有韧劲,一口碳水下肚,立即生出无比的满足,感觉一天都充满了力量。

中间包裹着金黄酥脆的油条,“咔嚓”一声,是油条咬断的声音,肉松鲜甜咸香,咸鸭蛋绵软沙香,被紫米和糯米紧紧地包裹锁住了香味。

各种馅料裹在一起,是一种极其丰富的口感,让人忘却无数烦恼,尽情沉浸在美食的世界中。

楚晚宁正沉浸在粢饭团的美味中,便听到外头传来一阵喧闹声。

街坊邻居们冲了进来,将她围住,你一言我一语地问了起来。

“晚宁,你那个承包简章是什么意思,大家伙都不懂,你给大家讲一讲吧!”

“还有利润五五分,是不是不太合适,我们要是承包了,成天忙碌,还要分给你一半的利润,这是什么道理?”

“那些培训什么的,都太乱了,我们看不懂!”

“合同,为什么还要签合同,这难道是什么很大的生意吗?”

焦急的人们抓着楚晚宁胳膊,不停地发问,势必要将这些问题搞清楚。

但人群太多了,一人一句就显得嘈杂,仿佛无数只鸭子在聒噪。

楚晚宁放下粢饭团,并不急着回应,只是笑了笑,说:

“大家先回去自己讨论一下,也可以向亲戚朋友打听打听,三天后,在五大胡同接口处的戏台上,我公开向大家讲解一切,谁要是有兴趣,可以来听一听。”

紫荆胡同位于北京城东,在它附近还有四个胡同,分别是秋叶胡同,冬雪胡同,灯笼胡同,灯花胡同。

这五大胡同的交接处,有一个唱戏的台子,地方不大,算得上古风古味,经常被街道用来宣讲通知,因此大家伙也算是熟门熟路了。

见楚晚宁油盐不进,怎么也不肯吐口,众人只好回去自己想了。

楚晚宁笑了笑。

回去好好想想吧,她疯狂劝说引诱是没用的,

推荐阅读:

朕不堪大任 天赋觉醒:灌顶猴子进化齐天大圣 不正经御兽,从契约喜羊羊开始! 咒术界的夜兔天花板育成计划 在星铁世界模拟提瓦特 文野,但在欧洲开剧院 特种岁月之弹道无声 布衣首辅李丹 时代巨擘 我在平行世界文抄养女儿 无敌就是了不起 武动:绑定林动万倍返,我躺平了 我不是非转基因人 次元世界追索记录 我直播摆烂,赚够两百就下播! 我的傲娇总裁老婆 焱帝 模拟:从一人之下开始 穿越战国做皇帝 位面投资大鳄 天魔弈 冥中注定:少帅来抢亲 我是师长范哈儿 太阳下的贝儿 河谷风云 迷途之青春不散 火影之最强卡卡西 快穿之我的任务有点怪 超神变异 凰揽旧山河 回档一九七八 君妃昔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